☆類別:最新資訊五術相關

{古籍} 淵海子平-卷二之一

2021/6/22 下午 05:18:21

  #古籍經典 #四柱 # #淵海子平 #羊刃 #歌訣 #魁罡 #金神

{古籍} 淵海子平-卷二之一

目錄:繼善篇、看命入勢、正官論、 論官星太過、 論偏官即七殺、論七殺即偏官、論印綬、論正財、 論偏財、 論食神、 論倒食、論傷官、論劫財、論羊刃、論刑合、論福德秀氣、 論雜氣、論日貴、論日德、論日刃、論魁罡、論金神、論時墓。
 


繼善篇
人稟天地,命屬陰陽,生居覆載之內,盡在五行之中
人稟二五之數,猶天地之生物以成形。人得萬物之靈,乃天地之正氣方為人,所屬陰陽五行,不離乎金木水火土也。

欲知貴賤,先觀月令提綱
月令乃八字之綱領,更知節氣之深淺以知災禍。如寅中有艮土餘氣七日半,丙火寄生又七日半,甲木正合共十五日。此三者不知用何為禍、為福。見正官、正印、食神則吉,傷官、偏印則凶也。

次斷吉凶,專用日干為主本。三元要成格局,四柱喜見財官
天干為天元,地支為地元,以支中所藏者為人元。年月日時為四柱,專以生日之干配合四柱三元而成格局,惟喜財官。

用神不可損傷,日主最宜建旺
如月令有官不可傷,有財不可劫,有印不可破,凡柱中有用神不可損害也。仍要日干強健,則能任其財官。

年傷日干者,為本主不和
假如日干甲乙,年見庚辛剋之,故曰主本不合,乃父子不相合也。年逢七殺剋日,祖宗無力過房。若還日月及時中歸祿馬逢財夭喪。殺旺運逢為禍,印生多助為祥。比肩旺運莫猜疑,只是單衾紙帳。

歲月時中,大怕官殺混雜
歲月時中,既有官星又見七殺,則不吉也,務要配合而取斷之,則禍福有憑也。

取用憑於生月,當推究於深淺;發覺在於日時,要消詳於強弱
用者,月令中所藏者。如甲木生於十一月,乃建子之月,就以子中所藏癸水為用神。癸為甲母,忌土剋之,要日時相輔,其旺相體固可也,其餘仿此而推。

官星正氣,忌見刑沖
碧玉歌曰:官星正氣莫混,財多傷食莫逢。且如乙卯見庚辰時,月戌逢沖。甲生巳酉丑月,午未火局休逢,若還官旺見申,時有印見為吉用。

時上偏財,怕逢兄弟
甲人見戊辰時為偏財,見乙字比劫之地,則不吉之命也。

生氣印綬,利官運,畏見財鄉
甲乙生人,見亥子月為印,喜見庚辛申酉運則發。若行入戊己辰戌運,不吉兆也。

七殺偏官喜制伏,不宜太過
壬日見戊為七殺,要見甲木制之則吉而貴也。但不宜甲乙木多,若多則太過,太過必主反逆。如小人受制於君子。

傷官復行官運,不測災來;羊刃沖合歲君,勃然禍至
此甲日生人,見卯乃為羊刃,遇酉金而沖之,見戌而合之,則禍至。若當生四柱中,原有羊刃之神,忽來相對,剋破流年太歲,或三合相招,剋害歲君,則其勃然禍至。若歲乙巳,於申日生,四柱有乙亥對沖,或巳酉丑為禍。

富而且貴,定因財旺生官
經云:財多生官,須要身強;財多盜氣,本身自柔。如甲乙以庚辛為官,戊己為財。氣得天干生旺,則土生金,金乃木之官也。主先貧後富,蓋是財旺生官也。

非夭則貧,必是身衰遇鬼
經云:旺則以殺化權,衰則變官為鬼。且如甲乙生人,巳午亥為身災而失天時,見庚辛申酉來剋,不夭則貧,且賤矣。

六壬生臨午位,號曰祿馬同鄉
壬以丁為財馬,己為祿官,丁己祿居午,故曰祿馬同鄉。此格喜秋生,有庚辛金制甲乙,故為無害。若見寅卯旺,則文秀而不明。冬生玄武當權,知是火財而紛爭。春生甲乙旺,寅卯時乃為凶殺會聚也。

癸日生向巳宮,乃是財官雙美
癸日以戊為官,丙為財,乃丙戊祿在巳也,故曰財官雙美。若是四柱中不要見水局,時逢癸丑不為凶,何故?巳中戊土,丑中癸水餘氣,乃是財馬也。此格最忌歲運官藏煞露,則反減福而艱辛矣。

財多身弱,正為富屋貧人
且如甲申年、壬申月、丙申日、辛卯時,申中有庚金,乃為財多。又有壬水,乃七殺制日主,身弱之甚也。此是富家貧子命也。

以殺化權,定是寒門貴客
大抵七殺化為官星,如丙忌壬為殺,巳午財反恃土之勢,則壬水不能為害,化殺為官,發于白屋。若四柱中有土,則丙逢壬時,以為極品之貴也。

登科甲第,官星臨無破之宮
正氣官星,四柱中不見傷官,無殺混雜,行旺運,幼年必主登科及第。

納粟奏名,財庫居生旺之地
此為墓庫格。謂如臨財官星之庫墓,須要一物開之。其人難發于少年,經云:少年難發庫中人。只怕有物壓之,若行財旺運或開庫,故云納粟奏名。

官貴太盛,才臨旺處必傾
如甲乙用庚辛申酉為官星,又有巳酉丑之類,乃是官星多。若四柱中無制伏,更行官旺運,造物太過,其禍患不勝言。

印綬被傷,倘若榮華不久
印綬本生氣之源,不可有傷,被傷乃見財也,為福有損,縱應祿位,不久而敗,所謂貪財壞印是也。財見重重,有事難夸。

有官有印,無破作廊廟之材
有官有印,乃雜氣所藏官印也。鬼谷子云:罡中有乙,魁中伏辛,此為雜氣印綬財官也,乃少年不發庫中人也。如丙寅、辛丑、甲辰、丙寅,此延生俊命,甲用辛為官,己土為財,癸水為印,提綱中有癸水餘氣,辛金墓庫,己土見旺,故得謚封之貴也。

無官無印,有格乃朝廷之用
正氣、雜氣,憑財官印綬為貴格、富貴之命。若成格時,要全無一點財官,方為富貴之命矣。假如己未、壬申、戊子、庚申,此乃謝左丞相之命,此命專食合祿之格,若四柱中全無一點財官印綬,以戊用乙官、癸財、丁印,四柱中全無矣。取戊食庚申、戊祿在巳,與申六合,名前格。

名標金榜,須還身旺逢官;得佐聖君,貴旺沖官逢合
身旺逢正氣官星,又行旺運,必登科及第。若四柱中是飛天祿馬,沖官合祿,乃人臣極貴也。沖官者只有四日,庚子、壬子、辛亥、癸亥,怕沖。

非格非局,見之焉得為奇?身弱遇官,得後徒然費力。
若四柱用神為財官,而見傷剋為忌,或雖有格局,而有財官,此等命均不為奇妙。又論:自身天元羸弱,縱官星得之,榮華不久也。

小人命內,亦有正氣官星
印綬者,怕逢財氣壞印。官星者,見傷官而必敗。若四柱中雖有財官印綬,遇其傷害,不成真名,反為凶惡,豈不為小人哉。

君子格中,也犯七殺、羊刃
七殺有制化為官,羊刃無沖極為貴。偏官發于白屋,羊刃起於邊戌,為將為相,豈不為君子者哉。刃與殺,主誅戮之權。

為人好殺,羊刃必犯於偏官
羊刃者,在天為紫暗星,專行誅戮,在地為羊刃殺。偏官者,七殺之暗鬼。羊刃又犯七殺,人多主凶。若遇貴人,則吉無大惡。

素食慈心,印綬逐逢於天德
如命中元犯凶神惡殺,若遇天月二德神救之,則凶不逞也。印綬本慈善之神,又逢天月德相助,主人心慈而食齋矣。

生平少病,日主高強
日主自旺為恃旺殺。乃是本主得地,自恃旺鄉,其人沉病不染,老年齒牢發黑,強其體骨。天元遇旺,順身遠害,欣然無憂,樂天之命也。

一世安然,財命有氣
此論財者,妻財,馬也。財旺有氣來助,我身乘旺,必享財而用之,是得安然之樂矣。如甲生辰戌丑未之鄉,皆作財有氣。

官刑不犯,印綬天德同官
此五行自得天時,名為時旺。若印綬扶身,又帶天月二德,一生不犯官刑之論。

少樂多憂,蓋因日主自弱
此言日主無氣,落於衰鄉,又失了天元氣,持鬼敗之鄉矣。多主奴婢之下,孤寡臨於五墓,一生憂悶,不足之命也。

身強殺淺,假殺為權
如丙戌日見壬辰時是也,生於四五月依此而斷。碧玉歌云:化殺為權何取?甲生寅卯之鄉,更逢亥卯未成行,何怕庚金作黨。乙生巳酉丑月,喜逢木局相當,若逢亥卯未生殃,處世艱難貧漢。

殺重身輕,終身有損
如戊寅、壬戌、壬戌、己酉是也。月時暗有戊土為七殺,故為傷身也。

衰則變官為鬼,旺則化鬼為官
若日主衰弱,縱有官星,當他不得,故變官為鬼矣。若日主旺盛,縱有七殺,其殺自降伏,當化鬼為官,乃主大富大貴之命也。

月生日干,運行不喜財鄉
月生日干即印綬也,印乃母也,故云忌財破之。運行入財鄉,謂之貪財壞印。譬如為官者掌印,貪百姓之財則不美。

日主無依,卻喜運行財地
甲乙生於春月,柱中若無財官,謂之無依,若運行辰戌丑未運,以土為財,方可發福。餘者仿此而推,如揹運不可言福。

時歸日祿,生平不喜官星
命中日祿居時者,最怕官星,所以強官破祿,反貴為賤矣。碧玉歌曰:日祿居時最妙,年提畏殺官星,若見官星則剝祿矣。

陰若朝陽,且忌丙丁離位
此言六辛日見戊子時也。歲月若見丙丁二字,乃南方火傷了辛金,所以不得朝陽以成真格局。若不見丙丁,皆主大富貴命,官自居一品之尊。

喜忌篇云:六辛日逢戊子時,嫌午位運喜西方。忌見丙字,露出官星。見丁字,乃七殺剋辛。此說非虛矣。

太歲乃為殺之主,入命未必為災,若遇鬥戰之鄉,必主刑於本命
太歲乃一年所主之君,統為殺之主君也,未可便作凶推。若命中羊刃諸殺或日主刑剋歲君,乃臣犯君,必招戰鬥之禍。

歲傷日干,有禍必輕;日犯歲君,災殃必重
若太歲剋日干,謂為父怒子,其情可恕。日剋歲君,如子怒父,罪不可赦也。如太歲庚辛,日干甲乙則災輕。日干庚辛,太歲甲乙,無救則災重。

五行有救,其年反必為財;四柱無情,故論名為剋歲
此言日犯歲君。若當生有救,禍減一半,其年反招其財。若無食神救之,便是造意不好,主害歲君,還傷日主。如甲日剋戊歲,若得己字在,便是夫婦貪合有情。乙日剋己,歲君干頭有庚,亦是夫婦貪合有情,若無配合剋制,便是無情,其禍不免。

庚辛來傷甲乙,丙丁先見無危
如庚辛金剋甲乙木,柱中若有丙丁巳午火,則有救也;其餘依此例。
丙丁反剋庚辛,壬癸逢之不畏。戊己愁逢甲乙,干頭須用庚辛。壬癸慮遭戊己,甲乙臨之有救。壬來剋丙,須用戊去當頭。癸去傷丁,卻喜己來相制。

庚得壬男制丙火,夭作長年;甲以乙妹妻庚,凶為吉兆
庚金最怕丙火,有壬水制伏反吉。甲乙忌見庚金,得乙妹配庚為妻,則以甲為妻兄,以變凶化吉也。

天元雖旺,若無依倚是常人;日主柔弱,縱遇財官是寒士
碧玉歌曰:天元日主太旺,歲時月印財官,三才不顯,主貧寒,僧道孤刑之漢。日柔全無生旺,財官多反生殃,當之不住過寒窗,守若囊消貌狀。

女人無殺帶二德,作兩代之封
凡陰人之命,不宜見偏官。若有天月二德全者,必主有封賜矣。天月二德命中有者,主人慈惠溫良,鎮壓諸殺,不敢犯也。

男命身強遇三奇,為一品之貴
訣曰:日主高強富貴,財官印綬俱全,甲逢辛己癸為祿,乙戊庚壬可見。丙日癸辛乙位,丁壬庚甲高遷,戊喜癸乙丁齊,己壬甲丙三奇。庚辛壬癸如例,依前無破,名登金殿。

甲逢己而生旺,定懷中正之心
訣曰:甲逢己土合生旺,富貴榮華定可量,常懷中正得人心,當遇貴人須可望。甲屬東方生旺之氣,主乎仁。土屬中央厚重之氣,主乎信。甲己化土,而四柱中更帶生旺,為人忠厚正直之輩。

丁遇壬而太過,必犯淫訛之亂
訣曰:丁遇壬而太過,多陰獨陽定主淫訛,男因酒色須傾夭,女主私通內亂多。丁與壬為合,若丁日見壬水制太過,主淫。丁壬得合遇庚辛,女人主淫,主煙花彈唱,此格要行土運方獲福。

丙臨申位逢陽水,難獲延年
訣曰:丙臨申位火無焰,陽水逢之命不堅。若得土來相救助,卻加福壽享延年。若丙申日主,行壬申、壬辰、壬子運主夭。

己入亥宮見陰木,終為損壽
己亥日主,行乙木及亥卯未運,主壽夭。
訣曰:己為強土見雙魚,陰木臨之壽必虛,四柱若無金救助,酆都嶽嶺壽無期。

庚值寅而遇丙,主旺無危
庚寅日主,而遇柱中有丙火,若庚金多亦無羌,謂之多則生出艮土,土又生金,故無危也。
訣曰:庚逢寅位祿當權,丙火重逢壽不堅。身旺鬼衰猶可制,應為鬼殺化為權。

乙遇巳而見辛,身衰有禍
乙巳日主,柱中有辛金多,乃乙木衰而殺旺,故有禍也。
訣曰:乙逢雙女木衰殘,若見辛金壽必難,若得丙丁來救助,豈知安樂不成歡。

乙逢庚旺,常存仁義之風
乙日見申月之類。此格者,有仁有義之人也。
訣曰:乙逢庚旺是官星,遇此當為宰相行,若遇五行無衝破,常存仁義鎮邊疆。

丙合辛生,鎮掌威權之職
丙日見辛酉月,辛日見巳月,此格局者,當主有權柄之命也。
訣曰:丙合辛生非是賤,掀轟名利真堪羨,不然黃閣顯公卿,執掌兵權難有變。

乙木重逢火位,名為氣散之文
甲乙日生,重見丙丁之火,則泄氣也。
詩曰:木能生火本榮昌,木火通明佐廟廊。乙木重逢離火位,終身泄氣落文章。

獨水三犯庚辛,號曰體全之象
壬日生,重見庚申辛酉,則印綬生身,主富貴也。
詩曰:獨水三犯庚辛重,金能生水水還同;年生骨格天年秀,名利雙全福祿豐。主大富貴。

水歸冬旺,生平樂自無憂
甲乙生於春三月,丙丁生於夏三月,庚辛生於秋三月,壬癸生於冬三月,辰戌丑未戊己之所旺也,皆節氣內,主壽無憂。

木向春生,處世安然必壽
甲日生居春月,柱逢寅卯二重,溫良性格定慈心,青史朝廷仍用。財食印官旺處,太旺又反夭窮。術家精究似中庸,談命須求有用。

金弱遇火炎之地,血疾無疑
金主心肺者,心之華蓋,金若被火來沖,必主因酒色成疾,肺心受傷,嘔血癆疾也。

土虛逢木旺之鄉,脾傷定論
土主脾胃,若被木來剋制,必受肚腹寒病之症。

筋骨疼痛,蓋因木被金傷
訣曰:甲木身衰不旺,運提辛酉庚申,歲逢巳酉丑來臨,瞽目風癲邪症。乙日身衰同論,巳酉丑字相刑,未逢此地四肢寧,須作不宜自矜。

眼昏目暗,必是火遭水剋
肝屬木,心屬火,腎屬水,水剋火,無相生之道,故有眼睛目昏之疾者矣。

下元冷疾,必是水值火傷
腎主北方水,心屬南方火,腎水上升,心火下降為既濟。若上下不交,則有冷疾之症也。

金逢艮而遇土,號曰還魂
庚辛金受氣於寅卯,得土生金,故曰還魂。

水入巽而見金,名為不絕
壬水受氣于巳,水得金而能生水,故曰不絕。

土臨卯位,未中年便作灰心;金遇火鄉,雖少壯必然挫志
戊土生至卯,厄於沐浴之地,雖是中年進退,五行遇死,必挫其志氣也。金至午,暴敗中沐浴之地,男子至此,必挫其志。

金木交差刑戰,仁義俱全無;水火遞互相傷,是非日有
賦云:不仁不義,庚辛與甲乙爭差;或是或非,壬癸與丙丁相畏云云。

木從水養,水盛而木則漂流
水生木弱,用金土為財官,太旺則官失矣。
訣曰:甲乙生居子地,但逢一二為奇。壬癸亥子疊干支,則木漂流無倚。辛亥年、提庚子,甲申日乙丑時支,年逢丁酉運,甲木溺水之災難免。

金賴土生,土厚而金遭埋沒
金以木火為財官,若土太多,則金遭土埋沒而乏光輝矣。

是以五行不可偏枯,務稟中和之氣。更須絕慮忘思,鑒命無差誤矣
看命要審節氣淺深,旺相休囚,去留舒配,順逆向背之理。只以中和為貴命,旺相為福。若休囚死絕,非格非局,為下賤矣。

看命入勢
五行提綱
凡看命,排下八字,以日干為主。取年為根,為祖上財為,知世派之盛衰。取月為苗,為父母,則知親蔭之有無。日干為己身,日支為妻妾,則知妻妾之賢淑。時為花實,為子息,方知嗣續之所歸。法分月氣深淺,得令不得令。年時露出財官,須要身旺。如身衰財旺,反破財傷妻。身旺財多財亦旺,則多稱意。若無財官,次看印綬得何局勢,吉凶斷之,學者不可拘執,更不可不知通變也。

正官論
夫正官者,甲見辛之類。乃陰見陽為官,陽見陰為官。陰陽配合成其道也。
大抵要行官旺鄉,月令是也。月令者,提綱也。看命先看提綱,方看其餘。既曰正官,運復行官旺之鄉,凡事則有成,不宜行傷官之地。行財旺之鄉,皆是作福之處。

正官乃貴氣之物,大忌刑衝破害,及年月時中皆有官星隱露,恐福渺矣。
又須看年時上別有何者入格,作福會處,方可斷其吉凶。苟一途而執取之,則不能通變,必有差之毫釐,謬以千里之患。
經曰:通變以為神者是也。
正官或多,反不為福,何以言之?蓋人之命宜得中和之氣,太過與不及同。中和之氣為福厚,偏黨之剋為災殃。既用提綱作正官,年時支干位或有一偏官,便難矣,不可不仔細以輕重推測也。

又曰:於月令得之是也,喜身旺印綬。如果用辛官,喜土生官,最怕刑衝破害,羊刃七殺為貧命。如時干逢殺,乃官殺混雜,蓋四柱有刑沖破害,皆不為貴命看。官來剋我,我去剋官,均不為害。一位若兩官不妨。若月令中有正官,時干支有偏官,便難以正官言之。

且如甲用辛為官,生於八月中氣之後,金旺在酉,故謂之正官。如天干不透出辛字,卻地支有巳酉丑,雖不生於八月中氣之後,亦可言官。大要身旺,時辰歸於甲木旺處。如歲時透出正官,地支又有官局,卻不拘八月中氣之後。

大率官星,須得印綬身旺則發。若無傷官破印,身不弱者,便為貴命。如命中有官星而行傷官之運,則不吉,必待印綬、官星旺運可發,必得官。

論官星太過
如壬癸生人,四柱是辰戌丑未巳午,天干不露官星與殺,則官殺暗藏於中為多。若四柱原有制伏為好,若無制伏,須行木運與三合木局亦好。大凡官星多則雜,務要除而清之,乃可發福。官鄉多反行官運,亦不濟事。

論偏官即七殺】
夫偏官者,蓋甲木見庚金之類。陽見陽,陰見陰乃謂之偏官,不成配偶。
經言:二女不能同居,二男不可並處是也。
偏官即七殺,要制伏。蓋七殺偏官即小人,小人無知多凶暴,無忌憚,乃能勞力以養君子。而服役護御君子者,小人也。惟是不懲不戒,無術以控制之,則不能馴服而為用。
故楊子曰:御得其道,則馴服或作使;御失其道,則徂詐或作敵,小人有徂詐也,要控御得其道矣。若失控御,小人得權,則禍立見矣。
經曰:人有偏官,如抱虎而眠,雖借其威足以懾群畜,稍失關防,必為其噬臍,不可不慮也。

如遇三刑俱全,羊刃在日及時,又有六害,復遇魁罡相沖,如是之人,凶不具述。制伏得位,運復經行制伏之鄉,此大貴之命也。苟於前者,凶神俱聚,運遊殺旺之鄉,凶害有不可言者,可知也。

如有一殺,而制伏二三,復行制伏之運,反不作福。何以言之?蓋盡法無民,雖猛如狼,不能制伏矣,是又不可專言制伏。要須輕重得所,不可太甚,亦不可不及,須仔細審詳而言,則禍福如影響也。

又云:有制伏則為偏官,無制伏則為七殺。譬諸小人,御之得其道則可使,失其道則難敵,在吾控制之道何如耳。凡見此殺,勿便言凶。殊不知帶此殺者,多有貴命。如遇三刑、六害或羊刃、魁罡相沖,如是之凶,不可謂之制伏。但運行制伏,此貴人命也。苟如前,凶神俱聚,其運復行殺旺之鄉,禍不可言。

大抵傷官七殺,最喜身旺,有制伏為妙。原有制伏,可行殺旺之運;原無制伏,可行制伏之運。身旺化之得為偏官,身弱無制伏則為七殺。制伏復行制伏運謂之太過,則為偏官無餘者矣。月中之氣怕沖刑羊刃,其本身弱,若殺強則恐難制。如身強殺淺,則是假殺為權刃,或七殺不怕刑沖,宜詳之。

論七殺即偏官】
夫七殺者,亦名偏官。喜身旺合殺,喜制伏,喜羊刃;忌身弱,忌見財,忌無制。身旺有氣為偏官,身弱無制為七殺。凡有此殺,不可便言凶,有正官不如有偏官,多有巨富大貴之人,身旺合殺為妙,如果以庚為七殺,喜丙丁制之,乙合之,謂之貪合忘殺。

七殺卻宜制伏,亦不要制之太過,蓋物極則反為禍矣。身旺又行身旺之運為福,如身弱又行身弱之鄉,禍不可言。四柱中原有制伏,喜行七殺運;原無制伏,七殺出為禍。如行身旺鄉,更有羊刃,貴不可言。但忌財旺,財能生殺故也。歲運臨之,身旺亦多災,身弱尤甚。

甲申、乙酉、丁丑、戊寅、己卯、辛未、癸未,此七日坐殺,性急伶俐,心巧聰明。如見殺多者,主人凶夭貧薄,月見之重,時見之輕,何也?曰:七殺只一位見之,如年時再見,殺多為禍,卻要制伏之鄉。又要身旺,有制伏為權,最怕沖刑羊刃,大凶。

時上七殺只一位,要本身旺,如年月日時上處有制伏為福,卻要行殺旺運,三合得地亦發。若無制伏,則要行制伏為福,行殺旺運無制伏,則禍。作時上七殺,卻不怕羊刃,而亦不畏沖。

如辛丑、乙未、乙卯、丙子,此命身旺,生於六月之中,歲干透辛丑為殺,喜得丙子合辛丑七殺,乃貴而有權。

又如甲午、丙寅、庚子、丙子,此命身弱,見火局又見月令丙寅七殺,時又見丙子,火剋庚金,金死於子,身弱殺旺,又無制伏,宜乎帶病貧薄。

如丁巳、戊申、壬子、戊申,此命身旺,見二戊為七殺,引歸於巳。丁與壬合,戊與癸合,金又長生於巳,戊祿在巳,乃是壬戊二字俱旺,所以貴也。

論印綬
所謂印,生我者即印綬也。
經曰:有官無印,即非真官;有印無官,反成其福。何以言之?大抵人生得物以相助、相生、相養,使我得萬物之見成,豈不妙乎。故主人多智慮兼豐厚。

蓋印綬畏財,主人括囊。故四柱中及運行官貴,反成其福,蓋官鬼能生印。只畏其財,而財又能傷我。

此印綬之妙者,多是受父母之蔭,承父母貲財,現成安享之人。若又以兩三命相並,當以印綬多者為上。又主一生少病,能飲食。或若財多乘旺,必多淹留。雖喜官鬼而官鬼多或入格,又不可專以印綬言之。
假如甲乙日得亥子月生,丙丁日得寅卯月生,戊己日得巳午月生,庚辛日得辰戌丑未月生,壬癸日得申酉月生者是也,其餘以類言之。

最怕行印綬死絕運,或運臨死絕,復有物以竊之,即入黃泉,不可疑也。
夫印綬者,生我之謂也,亦名生氣。以陽見陰,以陰見陽為之正印;陽見陽,陰見陰謂之偏印。喜官星生印,忌財旺破印。
如甲人生亥子月中,水為印,忌火傷官,忌土破印。要行生旺之鄉,怕行死絕。若行死絕之地,或有物以傷之,則危矣。印綬之人智慮,一生少病,能飽食豐厚,享現成財祿。若兩三命相並,當以印綬多者取之,最忌財來乘旺,必生淹滯。若官鬼多或入別格,又不可專以印論。

大凡月與時上見者為妙,而月上最為緊要。先論月氣之後有生氣,必得父母之力;年下有生氣,必得祖宗之力;有時上見之有生氣,必得子孫之力,壽元耐久,晚景優遊。
如帶印綬,須帶官星,謂之官印兩全,必為貴命。若官星雖現成得父母力,為福亦厚也。須行官運便發,或行印綬運亦發。若用官不顯,用印綬為妙,最怕四柱中歲運臨財鄉以傷其印。若傷印主破家,離祖出贅。又臨死絕之地,若非降官失職,必夭其壽。

且如戊戌、庚申、癸酉、庚申。此命癸日生於七月中氣之後,月時皆有庚申,自坐金庫,所以印綬為貴。歲干又透出戊官,謂之官印兩全,極為貴命。

且如癸亥、癸亥、甲寅、甲子。此日用癸為印,印卻旺,緣無官星相助,發福不厚也。

且如甲寅、庚午、戊戌、壬子。此日戊用丁為印綬,有寅午戌火局為好。不合時上壬子水旺,財能沖印,所以失明。生氣是丙丁火,屬木故也。

且如己卯、丁卯、丙辰、壬辰。此命用卯為印,癸為官,年月在卯,日時在辰,所以官印兩全,少年清貴。至四十二、三歲癸亥運亦不妨,至庚申年,水七殺生於申,乃被庚申破印,故不吉也。

論正財
何謂之正財?猶如正官之意是。陰見陽財,陽見陰財。大抵正財,吾妻之財也,人之女貴財以事我,必精神康強,然後可以享用之。如吾身弱,且自萎懦而不振,雖妻財豐厚,但能自視,終不可一毫享用。故財要得時,不要財多。若財多自家日主有力,可以勝任,常化作官。

天元一氣羸弱,貧薄難治,是樂於身旺,不要行剋制之鄉,剋制者,官鬼也。

又怕所生之月令,正吾衰病之地。又四柱無父母以生之,反則又見財,謂之財多不喜。力不住財,禍患百出,雖少年經休囚之位,故不如意,事多羈絆。或中年,或末年復臨父母之鄉,或三合可以助我者,則勃然而興,不可御也。

倘少年乘旺,老在脫局,不惟窮途悽惶,兼且是非紛起。蓋財者,起爭之端也。若或四柱相生,別帶貴格不值空亡,又行旺運,三合財生,皆是貴命。其餘福之深淺,皆隨入格輕重而言之。

財多生官,要須身健。財多盜氣,本身自柔,年運又或傷財,必生奇禍。或帶刑沖七殺,凶不可言也。

又云:正財者,喜身旺印綬,忌官星、忌倒食。忌身弱、比肩劫財。不可見官星,恐盜財之氣也;喜印綬能生身,主弱故也。

且如甲日,用己為正財,如身弱,其禍立至。凡人命帶財下生須出富家,不螟蛉必庶出,或沖父母。身旺無劫財,無官星為妙。

若命中有官星得地,運行喜財多生官;如有財星得地,運行忌見官星,恐剋其身,怕身弱也。大抵財不論偏正,皆喜印綬,必能發福。

如辛丑、丁酉、丁巳、丁未,此命丁日身坐財之地,又見巳酉丑金局,故主財旺。蓋丁得木庫居未,生丁火,故身旺,能任其財。運行東南方,宜乎巨富。丁用壬官,用庚金為財生壬官,身入旺鄉,必能發福。

凡用財不見官星為妙。
又如庚申、乙酉、丙申、丙申。此命丙日見三申為財,豈不美哉。丙用癸官,用辛為財,見三申一酉為財,故旺。蓋嫌日弱,火病申死酉,乃為無氣,運行酉方金鄉,身弱太甚,財旺生鬼,敗剋其身,故不能勝其財,所以貧也。

又如乙卯、癸未、辛酉、戊子。此命辛日坐酉,年乙坐卯,身與財俱旺,又得癸未食神,戊子印綬助之,宜乎巨富貴也。

又如戊子、丁巳、甲辰、丙寅。此命甲日生於四月下旬,並透出丙丁火生其月中之戊土,時又歸祿於寅,故財旺矣,然甲木身亦旺。早年行戊午、己未運,運通。行辛酉運,乃見官星則凶。壬戌運有壬剋丙,傷官食神之中,失官去財,死喪合家。值五十九歲入癸亥身旺運,稍可安逸。六十五歲逢壬辰年死矣。
初運傷官見財,格取戊土為財,所以戊午、己未二運大旺,生土故財厚矣。及至庚申、辛酉,西方見官,故凡事費力。雖癸亥為甲木之印綬,然亦忌水沖火,亥中又有壬水,壬辰透出壬水,運中命中原有之辰,死無疑矣。凡傷官見財格忌見官星,只喜見財,若財格要見。大忌壬水剋火,則火不能生甲木之土財也。

論偏財
何謂之偏財?蓋陽見陽財,陰見陰財也。
而偏財者,乃為人之財也,只恐兄弟姐妹而奪之,則福不全。若無官星,禍患百出。
故云:偏財好出,亦不懼藏,唯怕有以分奪,及空亡耳。有一於此,官將不成,財將不保。
經曰:背祿逐馬,守窮途而悽惶也。

財弱亦待曆旺鄉而發榮,財盛無鬼住而不妙,且恐身弱無力耳。偏財主人慷慨,不甚吝財,唯是得地,不止財豐,亦能旺官,何以言之?蓋財盛自生官矣,但等行官鄉,為人有情而多詐。蓋財能利己,亦能招晦。運行旺相,福祿俱臻,只恐兄弟太旺,必多破壞,亦不美。

財多須看財與我之日干強弱相等,行官鄉便可發祿。若財盛而身弱,運至官鄉是既被財之盜氣,複被官之剋身,非惟不發祿,亦防禍患。如命四柱中原帶官星,便作好命看。若四柱中兄弟輩出,縱入官鄉,發祿必渺矣。
故曰:要在識其變通矣。

論食神
食神者,生我財神之謂也;如甲屬木,丙屬火,名盜氣,故謂之「食神」。何也?殊不知丙能生我戊土中食丙之戊財,故以此名之也。
命中帶此者,主人財厚食豐、腹量寬洪、肌體肥大、優遊自足、有子息、有壽考。

恒不喜見官星,忌倒食,恐傷其食神。
喜財神相生,獨一位見之,則為福人;然終亦不清。卻喜身旺,不喜印綬,亦恐傷其食神也。如運得地,方可發福;大概與財神相似。
如己未,己巳,丁未,辛丑,丁見己為食神,有一丑巳合起金局得之為財;又喜身不弱,所以有官亦有壽也。
如乙巳,乙酉,癸酉,乙卯,此命見三乙為食神,見巳酉丑合局為印綬,又有三乙化為傷官。癸用乙為食神,被金局來剋乙木,再被三乙木並卯旺剋我官;所以名利都無成也。

論倒食
夫倒食者,沖財神之謂也;一名:吞啗煞。用財神大忌見之,用食神亦忌見之。倒食者,如甲見壬之類。如甲見丙為食神,能生土財;然壬剋丙火,丙火不能生甲木之土財,所謂甲用食神,大忌見之。凡命中帶此二者,主福淺壽薄。

又見庚為七殺,得丙丁火制之,怕見水,反為禍矣!凡命中犯此者,猶尊長之制我身,不得自由也。作事進退悔懶、有始無終、財源屢成屢敗、容貌攲斜、身品矮小、膽怯心慌,凡事無成也。

如丁未,丁未,己亥,丁卯,此命己亥日,己臨亥上,身弱於亥;加以亥卯未木局剋身,年月時透出三丁食己。幼年行南方運,賴火生土,身猶旺;纔交乙巳運,為己之七殺,引出亥卯未木局,歲運癸亥,所以死矣!此命非但倒食七殺之禍,而癸亥年與生殺壞印之說同義也。

如甲戌,丙寅,甲戌,壬申,此命甲戌日,甲見丙食神,生於正月,甲木旺,身與食神俱旺,本是貴命;不合時上壬申,壬水傷其丙火,申金沖其寅木;又申中有庚七殺,所以利名無成。行己巳運金生之地,庚金為七殺,又見子水,死於非命。

論傷官
傷官者,其驗如神。傷官務要傷盡;傷之不盡,官來乘旺,其禍不可勝言。傷官見官,為禍百端。倘月令在傷官之位,及四柱配合作事,皆在傷官之處;又行身旺鄉,真貴人也。
傷官主人多才藝、傲物氣高,常以天下之人不如己;而貴人亦憚之,眾人亦惡之。運一逢官,禍不可言;或有吉神可解,必生惡疾以殘其軀;不然運遭官事。如運行剝官,財神不旺,皆是安享之人。
仔細推詳,萬無一失矣。

又云:傷官者,我生彼之謂也;以陽見陰,陰見陽,亦名盜氣。印綬若傷盡,不留一點;身弱忌官星,不怕七殺。如甲用辛官,如丁火旺,能生土財;最忌見官星,亦要身旺。若傷官不盡,四柱有官星露;歲運若見官星,其禍不可勝言。若傷官傷盡,四柱不留一點;又行旺運及印綬運,卻為貴也。

如四柱中雖傷盡官星;身雖旺,若無一點財氣,只為貧薄。如遇傷官者,須見其財為妙;是財能生官也。

如用傷官格者,支干歲運,都要不見官星;如見官星,謂之傷官見官,為禍百端。用傷官格局,見財方可用。

傷官之殺,甚如傷身七殺,其驗如神。年帶傷官,父母不全;月帶傷官,兄弟不完;日帶傷官,妻妾不完;時帶傷官,子息無傳。其餘傷官,務要傷盡,則吉,見財方可。

輕則遠竄之災,重則刑夭之難。傷官有戰,其命難存。若月令在傷官之位,及四柱相合,皆在傷官之處;如行身旺鄉,貴命也。
傷官之人,多負才傲物,常以他人不如己;君子惡之,小人畏之。逢官運,無財救,必主大災;不然主暗昧惡疾,以殘其身;或運遭官刑矣!如四柱雖傷盡官星,身弱逢財運發福,是為傷官見財。
仔細推詳,萬無一失。

又云:四柱有官而被禍重,四柱無官而被禍則淺。大凡四柱見官者,或見傷官而取其財;財行得地則發,行敗財之地必死。如運支內無財運,干虛露亦不可也。
如乙亥,己丑,丁亥,庚戌,丁以壬為官。丑戌本為傷官,只是丑為金庫,又時上有庚字作財;此人行申酉限如意,入金脫氣遂死矣!大抵傷了官星,行官運則災,太歲亦然。

論劫財
亦名:逆刃,如乙見甲為劫財。
乙以庚為夫,見丙剋庚,故剋夫;男命則剋妻。五陽見五陰為敗財,主剋妻害子。五陰見五陽為劫財,主破耗、防小人,不剋妻。乙以戊己為財,甲見奪己壞戊;丁以庚辛為財,丙能奪辛破庚;類如此也。

兄見弟,弟能敗兄之財,奪兄之妻。弟見兄,兄能劫弟之財,而不敢取弟之妻。財者,人之所欲,方令弟兄見之,多有爭競,如夷齊能幾人。男命見劫財多剋妻,女命見傷官多剋夫。此極論也。

論羊刃
夫羊刃者,號天上之凶星,作人間之惡殺,以祿前一位是也。如甲祿在寅,卯為羊刃。喜偏官七殺,喜印綬。忌反伏吟,忌魁罡,忌三合。
何謂羊刃?甲丙戊庚壬五陽有刃,乙己丁辛癸五陰無刃,故名陽刃。

如命中有刃,不可便言凶。大率與七殺相似,凡有刃者,多主富貴人,卻喜偏官七殺。然殺無刃不顯,刃無殺不威,刃殺俱全,非常人有之。大要身旺,運行身旺之鄉,不要見傷官刃旺運。若命內原有殺刃,歲運又逢之,其過非常。若命有刃無殺,歲運逢殺旺之鄉,乃轉生而反成厚福。如傷官財旺,身弱殺旺最可忌也。

如庚申、己卯、甲寅、丙寅,此命甲日見卯為刃,庚為七殺。七殺本傷身,卻藉卯中乙木以配合,其殺有情,則殺不能傷身,正是甲以乙妹妻庚之義。其身旺南方運,所以為貴。
又如戊午、戊午、戊午、甲寅。此命殺刃全,而又以午火為印,所以為貴。
喜忌篇云:戊日午月,勿作刃看;歲時火多,卻為印綬。

又如辛酉、甲午、戊子、甲寅。此命殺刃兩全而有印綬,不合年干傷官透出,運行辛卯,犯傷官原有之辰,壬為財,是壬辰歲因事投水而死。壬水剋火印,又生甲之七殺,謂之生殺壞印。即此命見辛為傷官,運行辛卯忌見官,午中丁火為印綬,最忌傷官與財相見,緣水生木剋身也。

又如癸未、乙卯、甲子、己巳。此命卯刃癸印,不合時上己巳破印。運行辛亥,亥卯未合起羊刃,辛酉年,辛金又旺於酉,沖起卯刃。二辛則太過,金多見甲,身雖貴亦遭刑也。然雖見辛為貴,所忌羊刃,不可一合一沖也。

論刑合
刑合者,刑中帶有合者是也。
如人命犯之,多因酒色喪家成病,至於耽迷不醒,乃神迷之也。如十八格中有合祿合格者,何謂也?是乃癸用戊官,戊祿在巳,不見巳字,但見寅刑,但巳酉丑合,此乃見不見之形,所以貴也。如此者,皆見於前,所以凶也。

且如丙子、辛卯、丙子、辛卯,此命年月日時俱帶刑合,為子水沖丙火兼身又弱。二十六交甲午,三十六交丙申年,太歲並在羊刃之上,有二子沖午,其刃刑俱合,所以因酒淫泆而亡也。

又如己巳、己巳、甲寅、己巳。此命身旺財旺,身入長生,故為入格。不合帶刑合太重,交癸亥沖巳,而飲酒耽色,遂患痼疾而死。

又如乙卯、癸未、戊戌、癸丑。此女人命,戊戌日生於六月中旬,歲干透出乙字,戊日見之為官,地支亥卯未木局生戌中之火,為戊之印綬,官印兩全。只不合癸丑時,癸水沖戌中之火,丑中辛金傷官兼刑合重為戊用,乙官在歲干旺矣。

論福德秀氣
福德秀氣,專用其日主。
且如乙巳、乙酉、乙丑是也。乙用庚官,露出殺喜制,喜印綬,不喜生於八月之中,恐露其殺。卻喜行印綬官旺運,便能發福。苟四柱中露出辛殺須制伏。
如丁巳、丁酉、丁丑,是壬為官,喜金旺生水,亦不喜生於八月,因火死在酉,卻喜行官旺運,便可發福。亦不要露殺雜其官,為壽不耐久。
己巳、己酉、己丑,是用甲木為官,巳酉丑金局,皆傷其官,亦名盜氣,何以為吉?雖然喜得金局,能生水財,亦不要四柱見火,恐傷金局,卻喜行財運便發。
癸巳、癸酉、癸丑是用金神為印,見巳酉丑金局能生癸水,不喜生於四月,水絕於巳,雖然金生在巳,以金能生水,亦不能絕,得官印運便能發福。最不喜火財,恐傷金也。大抵與印綬相似,各有例於後。

論雜氣】辰戌丑未
雜氣者,蓋謂辰戌丑未之位也。
辰中有乙戊癸字,戌中有辛丁戊字,丑中有癸辛己字,未中有乙己丁字,此四者,天地不正之氣也。且如甲則鎮於寅位,陽木之垣;乙專鎮於卯,皆司春令,而穿東方之氣。辰為東南之隅及春夏交接之界,受氣不純,稟命不一,故名雜氣也,丑未戌亦然。
還看六甲何如以論之,假日干是甲,而得丑月,貴既在中,辛則正官,癸為之印綬,己則為正財,不知用何者為福,要在四柱中看透出是何字,隨其所出而言其吉凶。

有如前說法,但庫中物皆閉藏,須待有以開其扃鑰,方言發福。所言開為鑰者,何物也?乃刑衝破害耳。
如四柱中原有刑衝破害,復行此等運氣,則刑衝破害多反傷其福。大抵雜氣要財多,便是貴命。若年時別入他格,當以他格例斷之。
蓋此乃天地之雜氣,不能純一,故少力耳。別格專於時年乃重事,看命須審輕重,以取禍福。先論重者,次言輕者,百發百中矣。其他當以此言類之。

論日貴
日貴者,又即甲午庚牛羊之類。只有四日,丁酉、丁亥、癸巳、癸卯耳,最怕刑衝破害。
經云:崇為寶也,命為貴也,所以貴人怕三刑六害也。
貴神要聚於日,運行怕空亡,及運行太歲加會,不要魁罡。主人純粹有仁德,有姿色,不傲物,或犯前刑則貧賤。刑沖太甚,貴人生怒,反成其禍,不可不察。日貴有時法異同,須分晝夜貴。日要日貴,夜要夜貴矣。

論日德
日德有五:甲寅、戊辰、丙辰、庚辰、壬戌日是也。
其福要多而忌刑沖,無破害,惡官星,憎財旺加臨會合,怕空亡而忌魁罡,此數者乃格之大忌也。

大抵日德主人性格慈善。日德俱多福必豐厚,運行身旺,大是奇絕。若有財官加臨,別尋他格,方能免非橫之禍。若旺氣已衰,運至魁罡,其死必矣。或未發福,運至魁罡,休囚即好,防生禍患。一脫於此,必能再發,終力微矣,不可不知也。

論日刃
日刃與羊刃同,日刃有戊午、丙午、壬子也。
與陽刃同法,不喜刑衝破害,不喜會合,兼愛七殺,要行官鄉便為貴命。
若四柱中一來會合,必主奇禍。其人目大須長,性剛果毅,無惻隱慈惠之心,有刻薄不恤之意。

三刑、自刑魁罡全,發為疆場。如或無情或財旺,則主其凶,或有救神,要先審察。如刑害俱全,類皆得地,貴不可言也,安得不舉。獨羊刃以時言之,四柱不要入財鄉,怕沖羊刃。

且如戊日,刃在午、忌行子正財運。壬刃在子,忌行午正財運。庚刃在酉,忌行卯正財運。甲日行戊己並辰戌丑未正財運不妨,忌酉運。丙日刃在午,行申酉庚辛丑不妨,忌子運。大抵羊刃要身旺,喜有物以去之。
經曰:人有鬼人,物有鬼物。逢之不安,去之為福。

且如葛參政命:壬申、壬子、戊午、乙卯。戊日刃在午,喜得乙卯時,正官制伏去了,所以為福也。

論魁罡
夫魁罡者有四:壬辰、庚戌、庚辰、戊戌日是也。
如日位加臨者為,必是福。運行身旺,發福百端;一見財官,禍患立至。
主人性格聰明,文章振發,臨事有斷,惟是好殺。若四柱有財及官或帶刑殺,禍不可測。倘日獨處,沖者太為,必是小人,刑責不已,窮必徹骨。運臨財官旺處,亦防奇禍。

論金神
夫金神者,只有三時,癸酉、己巳、乙丑。
金神乃破敗之神,要制伏,入火鄉為勝。如四柱中更帶羊刃七殺,真貴人也。
大抵威猛者,以強暴為能威,苟不專,人得以侮。故必狠暴如虎動,群獸既懾,威德行矣。然太剛必折,不有以制之,則寬猛不濟,何以上履中和之道。故曰有剛者,在馴服調致其和,福祿踵至。其人有剛斷明敏之才,屈強不可馴服之志。運至火鄉,四柱有火局,便為貴命。懼水鄉,則非福也。

論時墓
夫時墓之論,謂財官之墓時論之也。要刑衝破害以開為鑰,其人必難發于少年。
經曰:少年不發庫中人。
也怕有物以壓之,如丁用辰為官庫,別有戊辰之類制之,則辰不能為官矣,如此難作好命。必乃有物以破其戊,雖得之發福亦淺。
經曰:鬼入墓中,危難者甚,若獨類而長,才亦如之。此是秘言,不可輕泄也。

繼續閱讀-淵海子平-卷二之二

🎯找相關: 古籍經典   四柱      淵海子平   羊刃   歌訣   魁罡   金神

🔗好書推薦~【八字斷驗日記】

🔗望斗垣® 柯集焜 (擇日.命理.取名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