☆類別:最新資訊五術相關

{古籍} 太上感應篇直講 (二)

2021/1/25 上午 10:33:32

  #古籍經典 #善書 # #哲學

{古籍} 太上感應篇直講 (二)

《太上感應篇》道教善書,托稱太上老君所授,是流傳最廣的善書,作者不詳。起源時間不詳。感應篇,是太上勸人作善之書。感,是感動,應,是報應;言人以善惡感動,天必有禍福報應。篇中前半勸善說大綱,後半戒惡說細目。直講,是以白話文逐句解說其內容。
 


前往→{古籍} 太上感應篇直講 (一) 含太上感應篇(原文)

見他榮貴。願他流貶。見他富有。願他破散。

見他人的榮華貴顯,只望他削職;見他人的富足有物,只望他破家。無損於人,徒壞心術,最惡,也是最愚。○對面看來,善人願他保貴,務要勸他做官,大救百姓;願他保富,務要勸他做好人,大救窮民。要曉得富的貴的,件件適意,人人奉承,養成一種富貴的習氣。若不能尊敬一個善人,虛心請教,賴他常常提醒,勢必善心漸沒;過端日多,不知不覺,未免死於安樂了。這句話,是苦口的良藥。

見他美色。起心私之。

見他人妻女的美貌,便起了奸邪的私心,這個念頭一起,雖無實事,已難逃鬼神的禍罰。蓋萬惡淫為首,愚人不知利害,作此罪孽,今試講種種禍害,指醒迷途—一害天倫:男女各有配偶,這是天定的倫,亂了他,不要講到他們情義乖離,他的倫,我去亂了,便與禽獸無二,披毛帶尾,是無別的,戴帽穿衣,也是無別的麼。一害人節:婦女一生大事,只重節字,亂了他,使他失節,瓦破豈能再完。一害名聲:憑你機密,無人不知,臭聲遠播,供人傳笑,就是他的親戚,也是面覺無顏。一害門坊:羞辱他父母公婆,羞辱他丈夫,及兄弟姊妹,羞辱他子女孫媳,一門中恥掛眉額,痛纏心骨,實是殺他三代了。一害性命:或婦女因羞致死,因受氣致死,或其夫憤死,或夫殺妻,或父殺女,或婦殺夫,或夫殺奸人,或奸人被眾打死,或婢僕因妒妻致死。一害風俗:鄰里中有這廉恥喪盡,人面獸心的人,愚人看了榜樣,朋比為奸,最足傷風敗俗,這種惡習,定遭劫數。這六樣害,是害人的——一害心術:淫念一生,種種惡念都生,如幻妄心、貪戀心、機心、妒心,牽纏不住,意惡最重。一害陰騭:騭,是定說,上天冥冥中,有安定人的道理,就是本善的性,做人的胎元。今亂了常道,敗德喪行,傷天理,滅良心,斲削了陰騭的理,便要墮入地獄畜生的惡道。一害名利:感應篇說,三台北斗、三尸、灶神,隨身察過,那有夜深人靜,上天不知的理?歷看果報,如李登犯了,則去狀元宰相。宜興木客某犯了,黑虎啣他頭去。命該富貴,也要削盡,況福分淺薄,狼狽何堪。一害壽命:鬼神削奪人壽,淫惡為最,況且慾火焚燒,精神竭,骨髓枯,又或驚恐死、癆瘵死、惡瘡死,好色必死,早年短折。一害祖父:祖父相傳的血脈,拋在那裡,這最是忤逆路頭,並一生的福分削盡,從此敗家聲,絕祭祀,陰間祖先永作餒鬼了,能不恨極?一害妻子:佛經說,無有子息亂人妻,故妻女淫亂,亂人室女,故把妻女去還債,又絕了後嗣,這不但看書上的果報,試看故世的淫人,個個這樣,便知未故世的淫人,也是個個這樣的。這六樣害,是害己的。以上十二害,都從格言因果中來,更兼目睹時事,望我同志,豫把禍害認清,庶不臨時迷昧。前賢說這一關要忍,要堅忍,要狠忍;又說常想病時死日,邪念便消;又說早夜點香一炷,靜坐半時,使心猿意馬,漸漸調伏。依這三說,更把十二害,日日看看,時時想想,便是戒邪淫的良法。況如唐泉、羅倫、謝遷、王華的科甲,只因力拒奔女。趙秉忠、周旋、馮京的貴顯,只因其父不犯邪淫。片刻間關係禍福,豈不極大。這他字,包括婢女僕婦在內。昔文帝重降陰騭文說:香幃私婢,繡榻憩奴,俱膺必誅之律,人同一體,都是不該犯的。○對面看來,善人終身不貳色,視老如母,視長如姊,視少如妹,視幼如女。他或來就,總要力拒。守定了遠邪十法:一清心地,二守規矩,三敬天地,四養精神,五勿目看,六戒穢談,七燒淫書,八省房事,九勿晚起,十勸共戒。前人有戒邪淫單式刻送,內說每領一單,勸十人,寫名簽押,具疏神前,共誓戒淫,這法最好,單式也是易做的。

負他貨財。願他身死。

不得已欠人的貨財,該急圖償還,反要他死,希圖謀賴。歷看果報,今世負財,來世做狗馬牛償還的最多。○對面看來,善人生平從不負人、不負托、不負約,若說財貨,更受人的恩惠了,不但要還他的物,尤要報他的德處。

干求不遂。便生咒恨。

干,也是求。如求陞薦、求財物、求寬罪等類。干求是無恥的事,那能像我意思。咒人,徒然自咒了。這十句,最是意惡。○對面看來,善人一生無干求的事,就是有人送關節,送題目,也不受定的;有人送財物,不是分內,也不肯取的。

見他失便。便說他過。

見人有不得意事,便議論他平日的過惡,這是倖災樂禍的心腸。○對面看來,善人不喜議論人的長短,就是他人有過,也該就有過中尋他無過處說,若古人尤不敢輕議。

見他體相不具而笑之。

體相不具有二種:一是廢疾,一是缺嘴隻眼等類,都叫做天刑。刻薄的人,眼中容不得一毫歹處,故要笑他。○對面看來,善人見瞽肓殘疾的人,猶如兄弟的困苦,必先賙濟的,至於相貌醜陋,不但恐怕一笑惹禍,總要一般敬禮。

見他才能可稱而抑之。

可稱的才能,分明是有用的,無奈刻薄人心中,容不得一些好處,故說話上,每要阻抑他。這四句,最是口過。○對面看來,善人量才取用,如治兵治水,及一切大經濟,薦揚他使濟天下,或一長一技,及一應小能幹,薦揚他使濟一身。○感應篇前後,連說許多人字,他字,可知人的善惡,大半從待人上見。要曉得,人是與我最關切的,同是父母生下來,是兄弟,是同胞的,同是大父大母生下來,也是兄弟,也是同胞的人,與己原是一氣,原是一體。善人見這道理,故合天下為一家,人的痛苦,就是己的痛苦,救濟化導,真真切切,渾是天地生物的心,那得不召福來。惡人不知這個道理,但要己富、己貴、己壽、己祿,人的貧賤危苦,概不賙恤。從此生意不屬,天理滅絕,雖有人的名,實與禽獸無二,那得不召禍來。故要做善人,務要認得清個人字。

埋蠱厭人。

蠱,音古。厭,音掩。○埋蠱,是刻木像人,埋在地中,書符咒在上,去魘魅人。此是妖法,律上斬罪。○對面看來,善人該埋的只在屍骸,免他魂魄飄零,骨頭狼籍;必倡義塚,惠及一方,法備蘇州錫類堂。

用藥殺樹。

或厭他蔭,或忌他利,或關風水,暗裏把毒藥去藥殺他。這二句,最是陰惡。○對面看來,善人庭前草不除,何忍殺樹。若講到藥,只在救人病苦,或收買道地藥材,精虔法製,廣行施捨,或合施丹藥,刻施良方。

恚怒師傅。抵觸父兄。

恚,音惠。○恚,是恨。抵觸,是衝撞。師傅,是先生。說父連母在內,說兄連伯叔等在內。前說慢其先生,是無禮恚怒,則懷恨在心,無禮極了。前說暗侮君親,是不敬;抵觸,則說話背逆,不敬極了。這二句,最是陽惡。○對面看來,善人變化氣質,先從先生父兄前做起,務要一心愛敬,顏面和柔,說話和婉,習成性子,便是和氣格天的本。

強取強求。

取人財物,求人事體,要合情理,若我分不該得的,一味用強,便是心不平了。○對面看來,善人作善,得力最在強字。強是勉力,即孟子強為善的意,如韓琦無錢濟人,便捐衣服器物、簪鐶等類,後做丞相。台州應秀才賣田救鄰婦的命,後做尚書,子孫科甲。朱軾家貧教學,捐束修三千,代械鎖的完官錢,後三子顯貴。查道會試無盤費,親族助錢三萬,路遇一友,將賣女葬親,查便盡錢助他,不及試,下科中進士,並夢神說,增壽七年。

好侵好奪。

好,是歡喜。奸計暗取叫做侵。勢力明取叫做奪。這樣事好做,只怕暗裏填還,連自家本有的都要送了。最可憐見肩挑步擔,日趁分文度活,若一味貪便宜,他便虧本絕命,況一個兇,個個學兇,小本經紀,都要餓殍了,極不是廕子孫法。○對面看來,善人只好利濟,更有酷好一樣的,如程一德,最好刻善書印送,子孫都少年科第,並產二程夫子。吉水解開,最好濟困扶危,二子綸縉都中進士。黃兼濟最好平糶,把三百千熟時糴米,到明年未熟時糶,一樣價錢升斗,天神恭敬,子孫多貴。程夸伯,最好修橋補路,年九十四,五世昌盛。這幾人,他善也做,然尤盡量做一件,十分圓滿。

擄掠致富。

擄,音魯。○擄掠,如搶火場,撈溺貨,寇盜劫奪,官吏科斂,盤剝小民,賭博間吞等類,不但不享,並要添出不肖子孫來的。○對面看來,善人的富,或祖父留下來的,或自己分上來的,據現前的富,便要知足了。通盤打算,立個規模,除節用外,盡作善事。范家幾代卿相,從學竇氏得來,這是享大富貴的。傳授要訣,今有智慧的,自必奉燕山為師。青陽祖師說道:甯可多積善,不可多積財;積善成好人,積財成禍胎。石崇當日富,買得殺身災;鄧通饑餓死,銅山何用哉。堪嗟今人富,眉頭不曾開;只言積財好,反笑積善呆。多少有錢者,臨死沒棺材。世人熟讀這幾句,便可大醒大悟了。

巧詐求遷。

巧,是使乖。詐,是弄假。遷,是陞官,或討薦、或囑託,全是使乖弄假,官職雖陞,大逆天理。這四句,最是貪富貴的惡。○對面看來,善人未仕時,最不肯做冒籍頂替,代債匿喪等事;既仕後,最不肯做越次求遷,圖謀好缺,假冒虛功,設計避差,及攀附奔競等事。要兮富貴在天,只該隨職自盡。文帝廣行陰騭,便做了十七世士大夫,巧詐何益。

賞罰不平。

賞罰雖是當了,然多寡輕重,或有不平,也要積怨招禍。不但做官,治家也如此,這句最是偏私的惡。○對面看來,善人此心如秤,仇也賞,親也罰,恕服罪,責巧飾,至勸捐時,賞罰更要權變。康熙四十七年荒,平湖知縣董天眷,得蘇府陳公鵬年指教,先做為富不仁匾額二十,堆在縣堂,始從鄉村勸捐,遇頑富三家,釘匾門首,並准告發,凡田產斷加斷贖,家業幾去半,從此由鄉到城,樂輸眾多,數月內賑米賑錢,到處設粥廠藥局,直到稻熟,小民不來領,賑因停止,捐數有餘,仍還富室,合縣無一餓殍,董公素有才德,此事最合朱子議論,罰三人,賞百人,救數萬人。

逸樂過節。

逸,是一味偷懶,不做事體。樂,如扛醵、賞花、唱曲、音樂、擲骰、紙牌、鬥禽蟋蟀、遊蕩等類,耽在這裏頭,不但破家,並要損壽。前賢說,無德的人,縱慾享福,若又有壽,天地亦覺不均了。何弗看看善書,便是轉禍為福。至若賭錢的人,為害尤大,這因祖父德薄,或自身造孽,所以凶神跟定,不到極敗不住。勸他戒賭,終無用的,須得一日好善,與善日近,便與賭日遠了,這話大有來歷。○對面看來,善人的憂勞,比眾不同,他勞處便是善處,如嚴君平,勞在賣卜,便借卜勸善,後仙去。季玨勞在販糴,使人自量,衣食較前倒豐富,並百歲登仙。至於憂人的憂,這是聖賢心腸。范文正是先憂後樂的。

苛虐其下。

苛,是瑣碎。虐,是殘暴。本兼做官處家說,然做官道理,前面略備,今試專講處家。奴婢,最該愛惜的,每見苛虐的報應,家破人亡,子孫零落無存,好不痛惜。○對面看來,善人待奴婢,簡便寬和,猶如自己子女,凡衣食被帳,勞苦病痛,及他心裏不敢說的事,都要體恤得到。尤要勸化家中婦女,不要打罵,婢有差處,恕他愚蠢,便是陰德;倘失手至死,冤魂定要討命,悔也遲了。昔馬封翁年四十,只生一子,因婢失手跌死,封翁叫婢逃歸,使夫人不得怒打;明年生森,後做戶部尚書。□州楊旬,婢長擇配,不計身錢,量給衣資,子名樁少年狀元。

恐嚇於他。

恐嚇是把說話虛張聲勢,使人喪膽,落他騙局,這裏頭極要害命的,這三句最是任性的惡。○對面看來,善人教人防患,原要苦口婆心,在急難中,只得安慰寬解,使他放心。李舜明因佃戶張三欠租,恐嚇要他還,致他弔死。孫季明因婢與小奴有過,恐嚇必根究,致投水死。善人鑒此,最要謹慎。

怨天尤人。

天下不如意事,十有八九,到處有缺陷的,那得每事稱心,若不思自己的德薄,一味怨尤,只是取禍。○對面看來,善人樂善,越窮越堅,日日把造次必於是二句,志士不忘在溝壑一句,做了定心丸。天困我,正是成就我;人侮我,正是勉勵我。終身貧賤也何妨,豈必望報。

訶風罵雨。

訶,音呵。○風雨都是天神職掌,風雨失時,只因人問造孽所致,訶罵愈增罪逆,二句最是狂妄的惡。○對面看來,善人每遇大風雨,大雷電,雖夜必起,整了衣冠,端坐,思自身有過犯否,猶如父母有怒,孝子那得不敬畏。

鬥合爭訟。

鬥,是攛掇。合,是扛幫。訟師有四大惡:虛言捏造,連累多人,破人家產,害人性命。這樣大罪,皇天那得不速報,全憑本家有些見識,忍耐吃虧,都是美德,健訟是有凶無吉的。○對面看來,善人生平總不訟一人,就是親朋爭訟,必要竭力和解。昔周吉祖父無一字入公門,便中了正統。辛酉解元雷孚,祖先十一世不訟一人,官至太子太師。天道原不負人的,然必有寬宏的大量,方能不與人爭訟,必如謝迷的好善,鄰人侵他地界,如無其事,後享大壽,子孫富盛。劉寬的仁慈,有人冒認其牛,不辯,竟解與他,後封侯,子官宗正。能受屈抑,是大豪傑,所以前輩肯受虧受垢,受不祥,火氣都盡,便能做出濟世事業來。至於窮佃戶,務要饒讓,不該經官;倘不惜他性命,開欠逼勒,大傷陰騭。前賢說,丁清惠,待佃戶如父子,家家豐富,人該取法,彼虐待佃戶的夭亡立見,且生前良田千計,死後子孫不留寸土。

妄逐朋黨。

妄逐,是誤隨的意。朋黨,如結盟立社。聚成一黨,把強欺弱,借此沽名射利的人,若看了眼熱,也要落班,後必大害身家的。○對面看來,善人居鄉,只與同善數友,共做利濟事。若在朝,與同寅官共事,也要是說是,非說非,不敢稍入偏黨。若外任,尤要立拏兇黨治罪。

用妻妾語。違父母訓。

妻妾賢明的少,愚暗的多,說話是不可聽的。父母望子成立,只在積德保身,承先啟後的訓,必該依的;反背了,便是忤逆不孝。○對面看來,善人有剛腸,不聽婦言,至受父母的訓,必要敬寫簿上,常常看,依了他做,終身不忘,萬一說有未當,也要和商。

得新忘故。

故,是舊,凡舊的人物,不忍棄捨,方見有情義的人。若纔得新鮮,便忘故舊,最為薄情,斷不受用。○對面看來,善人舊時慣用的器物,尚不忍忘,何況舊人。前賢說,貧賤之交不可忘,糟糠之妻不下堂。

口是心非。

心口一樣是君子,心口都不正是小人。口是心非,是假冒的君子。佛口蛇心,定是不忠、不孝、不信、不義的,這六句,最是喪心滅倫的惡。○對面看來,善人口即是心,心即是口,口裏說個善,心裏便實有這個善。至於待人,口許他,便是心許他,論事口贊他,便是心贊他。

貪冒於財。欺罔其上。

冒,也是貪。罔,是無上。如君親官長都是。心裏貪財,便把上人來欺瞞,就像沒他的,豈知財從貪得,隨有禍來,不害其身,必害子孫,這二句,最是昧心黷貨的惡。○對面看來,善人不敢瞞了父母,私蓄財;不敢瞞了君上,私受財。徐晞少時做江陰縣衙役,一心救人,人奉財,必問從何來,若家計好的,十取一二,若說借的,不但不受,倒有資助,越盡心辦他的事,後做兵部尚書。

造作惡語。讒毀平人

平日或有小怨,便捏造不好的說話,把平日無過的人,逞意讒毀,甚或誣他閨閫,那曉得口孽與淫殺等罪。犯了此條,必遭奇窮、橫禍、絕嗣等報,還遭拔舌,地獄,歷來如此。○對面看來,善人聞人過惡,如聞父母的名諱,口裏不說的,世間讒人,殺人不見血,善人更不肯信讒,必要拒絕。

毀人稱直。罵神稱正。

人有一分過,說了幾分,叫做毀。毀了人,倒說自己的直腸:罵了神,倒說自己的正氣。肆無忌憚,惹禍不小。這四句最是口業的惡。○對面看來,善人的正直在心,不在說話上假冒的。刻刻把正字提醒,把直字振作,容人的過,敬神如在,確是正直人的作為。

棄順效逆。

順,是合天理的。逆,是背天理的。效,是學。去順學逆,自取其禍。試看世上叛逆臣子,那箇不是身家漸滅的,為何不安分保身。○對面看來,善人事事順理,忠順事君,孝順事親,和順待骨肉,遂順待朋友,並要把己的順,化人的逆。

背親向疏。

親,是一家骨肉。疏,是異姓親友。凡背親向疏的人,或因恩怨,或因勢利,都不是的。如薄父母,厚妻家;兄弟爭財,外交慷慨;窮族不卹,倒去結拜聯宗等類。這二句最是反常滅性的惡。○對面看來,善人推恩有序,如晏平仲把己的俸祿,分惠三黨:父黨無不乘車的,母黨無不足衣食的,妻黨無凍餓的。國中貧士,給米舉火的,數百家。

指天地以證鄙懷。引神明而鑑猥事。

愚人要表白無過,便把蠢俗心腸,叫天地做見證。愚人要堅牢期約,便把污穢事情,請神明來照察。褻瀆至尊,自求速死。這二句最是愚狂造孽的惡。○對面看來,善人的善心最潔,天神愛他的潔;善事日新,天神喜他的新。趙清獻日裏做事,夜必焚香告天。袁了凡學他,置空格一冊,日記善事,夜必設桌庭中,焚香告帝,都是檢點心身,得知怕懼的法。

施與後悔。

施與,是濟急救危的事。捨財作善,立功最速。然思大積陰功,務要慷慨不吝;若施與了,又要懊悔,便折斷了善根。○對面看來,善人的救濟方法最多;有人來尋我的,有我去尋人的,有遇著暫做的,有立法常做的,有零碎做的,有躉當做的,有直率的,有巧妙的。人來尋我,人盡曉得,若我去尋人,如莆田林國鈞,每日袖銀到窮村,見困苦的便放他家裏。江都蔣應參,每日帶錢出門,路施乞丐,是也遇著做,人盡曉得。若立法暫常做,如陳幾亭,劃六百畝教養貧族,劃八百畝賙濟鄉黨。王椒圃,獨養孤貧三百六十人,每月每人米三斗,錢三百是也,零碎做,人盡曉得。若躉當做,如南城吳伸,與弟吳倫捐穀四千石,立社倉。陵稼書先生祖名珪,兩次捐米千石救荒是也。直率的,人盡曉得,若巧妙的,如劉理順,聞鄰婦因子久出難度日,將要嫁媳遠商,劉捐銀阻他,並代他兒子寫假信送去。瞿嗣興,受窮人糴米錢五千,假說道:你錢十千耶,因倍與他是也,這九人都享大福,今不及載。為善大要開闊心胸,放高眼界,真實做去,自然動天地,感鬼神,富貴神仙,在我掌握。

假借不還。

借財借物,總要速還,若據為己有,久不肯還,沒天理人那望好處。這二句最是自昧初心的惡。○對面看來,善人借人的物,保護完好,用過速還,借人的財,時掛在心,措置償還;若與借他人又要存心方便,如陸竹西放債,只取一分息,享壽九十六歲。宋時李謙遇荒年出米千石,借與鄉人,明年又荒,謙便對眾焚契,壽百歲,子孫都做顯宦。在路上捨財物,最關性命,等待失落人還他,極是善事。

分外營求。

人的大病,只在妄想,豈知名利二字,命裏判定,丟了眼前本分,鑽謀險路,到底無益,並且妄想祈福,倒要消損了本分該有的。○對面看來,善人只勤本分,安命順理,名利自在其中,就是為善,也不是分外的事。明了道理,便分內該化,導人誨人不倦。夫子曾自說的,有了財物,便分內該救濟人與鄰里鄉黨,夫子曾勸原思做的。

力上施設。

世有一種人,為一身圖富貴,為兒孫做馬牛,即使力盡筋疲,果能如願,從旁看他身後,不但無益並有害的,這二句最是不安義命的惡。○對面看來,善人積德,也要用著這力字,貴有勢力,富有財力。為善極是容易,然筋力做善,最能格天。如楊雍伯住在絕水漿處,早夜挑水濟眾,並補人鞳,不受錢,後遇仙人指點,掘地得白玉,娶富家賢女,十子俱大貴。徐熙承官長吩咐,專力掩埋屍骨,約有萬計,生子登第。韓永椿每晨沿岸掃螺蝦十數里放水中,子宗道,家漸富,孫世能,官居一品。葛繁日行方便一二十事,如放正礙足的物、渴與茶、饑與飯,及說話濟人等類,力行不倦,後來做鎮江太守,設天神像焚香禮拜。錄此四條,見貧人力善,能真能久,福報是一樣的。

淫慾過度。

邪淫召禍,已垂戒在前了,至夫婦間,也要寡慾;因人身的精,散在三焦,榮華百脈,及慾火一動,合聚流通,都從命門出來,極是可怕,這句最是好色喪身的惡。○對面看來,善人精神充實,筋力強壯,都從節慾中來。凡二至四月宜戒,大寒大暑宜戒,口月薄蝕宜戒,大風大霧大雷大雨宜戒。又本命日,庚申甲子日,丙丁日,四立一分日,二社日,四離四絕日,弦望晦朔日。又每月十五日,二十八日,正月初二日,十四日,十六日,二月初二日,三月初九日,四月初四日,初八日,五月三箇五日,六月七日,名為九毒日,十月初十日,十一月廿五日,十二月初七日,二十日,俱宜戒,其餘日子也要節慾。世間享高壽,都是絕慾早的。

心毒貌慈。

心頭惡毒,面像慈和,這是人類中的豺虎,人說笑中刀,便是此輩,比包貯險心的更凶。○對面看來,善人正心的法,靜時閉目,存想一團天理,充滿在身子內,猶如一片天光,到得待人接物,起念頭了,又要自己查察默想這箇念頭,善與不善,善的就依他實做出來,若不善的,速要滅除。善便是慈,不善便是毒。毒除得盡,心與貌都慈了。

穢食餵人。

穢食,如蟲啊鼠咬,停污味變等類。餵人,是與人吃。不但豬犬待人,並要從此害命,看人命如同兒戲,必有天殃。○對面看來,善人一生作善,第一在惠養窮民,養有二法。養得多,須日給錢米,便無穢食的弊。如楊旬自造本宅養濟院,每年十一月初一日,收六十歲以上,十五歲以下,乞丐貧人,每人每日給米一升錢十五文,到來年二月,今他自便求趁,這是一法。若養得少,須把自己可吃的與人吃,如李廷善家貧,只得日煮粥二三升,救濟鄰人,這又一法。凡自奉請客、過節、送禮及一應浮費,大要減省;每日飽得幾箇窮人,便是大造福。

左道惑眾。

左道是妖術,小如歸香歸教等類,大如白蓮教之類,都是奸民燒香說法,搖惑愚民;小則淫污,大則倡亂國法,或用刑除,或用兵滅。此等無有不身首異處的。這三句最是欺人害世的惡。○對面看來,善人要天下明白正道,只在培植人材,流通聖教,如竇燕山自造書院四十間,供給四方孤貧力學,正要成就許多善人出來救世,與朱子書院務講聖賢實學,不專做時文的意相同。又如杭州汪源棄產刻感應篇書,必要印釘萬部施送,這都是士民留心世道的。

短尺狹度。輕秤小升。以偽雜真。採取姦利。

度,是分寸尺丈的總名。採,也是取。尺度秤升,總要公平,出入一樣。把短狹輕小的用出來,日日造孽了。假物雜在真物內,如鹽攙沙,酒攙水,漆攙油,米攙水穀等類,此種必有惡報。至假銀假藥害人性命,禍報尤慘。奸利如私鹽私鑄、撞木鐘、賣關節、開賭場、寫狀紙、做孀媒、販人賣、騙駭人、誘浪子、假文契、硬十證、借勢勒索、積米閉糴、交通官吏致富等類,這是極愚人做的。歷看果報,奸巧越貧窮,即或目前盈餘,水火病厄,頃刻消磨,財帛既空,身家併喪。這四句最是賤丈夫的惡。○對面看來,善人亦有使子弟做生理時節,然解得生理二字,合理便生,不合理便不生的,總要色色不欺,貨不欺、價不欺、斗秤出入不欺,老少遠近不欺,只消衣食稍足便彀,不要勉強迫促求富,做出礙理事來,況公道便是積德,福報斷不差的。儀徵金翁開當,出入公估,物寬限期遠,親鄰貧老的免息,寒衣夏衣免息,便有金甲神護宅,江寇獨不敢劫搶。博州黃二叔賣菜,老嫩大小不欺人,厲鬼怕犯他門;瞿嗣興與肩挑的買物,必多與他錢,子孫累世顯貴。至鬧市中見聞必多,尤要留心救濟,不可放過。

壓良為賤。

良,是良家子女。賤,是婢妾奴僕。壓,是把勢力去壓制,使他做奴婢,子孫必有還報的。至於賣良為娼,罪重惡極,更不必言。○對面看來,善人最要替人贖子女,如宋時曾諒,見人賣女還官錢,便出四萬錢代贖,夢一神謂:你無子,因陰德有子。後果生一子及第,官至奉政。上海朱錦出重價,贖里中有夫的女,使不為娼,後中會元。

謾驀愚人。

謾,音瞞。驀,音莫。○欺騙愚人,使他落我圈套,豈知愚的到不妨,乖的倒要取禍。天道是惡巧薄,憐愚拙的,這二句最是欺詐的惡。○對面看來,善人曉得愚有兩種:樸實的愚,肯聽好說話,還可使他安穩,惟有自說我智,一味使乖的。眼不肯看善書,耳不肯聽善言,心不肯信善事,口不肯說善緣,足不肯到善地,五條門路絕。根器壞盡了,任性貪鄙,一文不捨;然猶一心望富貴、望長壽、望子孫好,那知孽重禍來,猶如雪消霜散,這等極愚,雖善人,也沒奈何的。

貪婪無厭。

婪,音闌。○婪也是貪。貪財無知足的人,勢必刻薄鄙吝,被人咒罵,不生福的,總是小算盤千算,自有大算盤來一算。日日做殺子孫的事,還要說我為子孫計,豈不昏黑。○對面看來,善人的貪,不在財,只在善,如袁了凡初行善事三千條,中舉;再行善事三千條,得子;又行善事萬條,中進士,做知縣,增壽算。凡善事或施貧人,或放生命,費百錢為一善,富的加十倍,准一善,大富的再量加。

咒詛求直。

詛,音阻。○咒詛如神前告狀罰咒等類。直,是曲直的直,我理如直,寬解自明。若咒詛,未免怨恨,動了凶心反惹災禍。○對面看來,善人不表白人的不直,也不表自己的直。如彭矩有人偷他菜,假做不知;有人侵占園界,假做不知;有今誣陷他偷傘偷衣,便如數償還他;併占園界的,被人訟了官,彭代求衙役得免打,性極好善,後里中連受水火災,獨彭家得保全。

嗜酒悖亂。

嗜,是好。酒以養性,可飲不可多,若沈湎在此中,令人心麤膽壯,淫殺口過,都無忌憚,便是悖理亂性,取禍招殃,並有喪命的,凡早飲晝飲都宜戒。這三句,最是酒色財氣的惡。○對面看來,善人獨飲有節,共飲也有節。獨飲時,乘暇檢點口中所做,能過意得去否;共飲時,便要打算某善事趁此可做,某善事可談。范文正酒席間,助人喪事。稼書公酒席間,勸刻善書。常存此心,豈必飲酒,凡會皆然。

骨肉忿爭。

骨肉間講不得理的,那得人人合理,事事合理,只要責己重,責人輕,便少閒氣。忿爭最要傷天性,生禍端。○對面看來,善人極愛骨肉,並從骨肉支節間來,也要保護。如程大中公,官小祿薄,節儉仗義,撫養諸弟,及弟的子,從弟的子,到長都與他完姻,俸錢分惠伯叔子孫,及貧親族,從堂姊妹,及甥男女無依的,都教養在家並嫁,族中孤女必盡力,公年八十五,生明道,伊川。

男不忠良。女不柔順。

萬物惟人最靈,人又做男子為貴,既做男子,卻又奸佞不忠,險僻不良,便枉負了七尺的軀,落在惡道,來生恐不能再做男子了。婦女要和順明理為主,古語說:生女如鼠,猶恐如虎,若少帶撤潑,定要惹禍,大害丈夫。○對面看來,善人齊家,一在正男女的性情,做男的教他居心真實,作事端方,篤信因果,克己復禮,閑邪存誠,知過必改,言行相應,廣行化導,普利群倫,做女的教他不染時習,說話和柔,諸事順從,相夫教子,克盡婦道。

不和其室。不敬其夫。

男子娶妻教做室,或因妻柔弱便欺凌他,或因阻嫖賭,便怨恨他,此輩少有善終的。至夫是婦的天,終身靠著,何可不敬,不敬夫便是悍婦,淫蕩的婦,家門大不幸了。○對面看來,善人齊家,要在結夫婦的恩義,做男的教他和好結髮,如劉廷式初約鄰翁女為婚,登第後,女雙盲,女家辭婚,廷式仍娶為妻,極和好,二子俱科甲。做女的教他敬重丈夫,如董恭人嫁陳志行,住荒村常常不舉火,毫無怨意,後並助志行做清官。

每好矜誇。常行妒忌。

矜是驕矜。誇是誇張。富貴才能都是不足憑靠的,滿則必覆,是該痛戒。人的陰惡,最在妒忌,每見婦人妒忌,害人性命,冤鬼討命,也要償命,甚至敗家絕嗣,禍丈夫。○對面看來,善人齊家在化男女的氣習。做男的教他謙讓,如丁敬宇極其虛心恭敬和順,小心謙畏,受侮不答,聞謗不辯,後發科第。做女的教他寬宏,如女宗嫁鮑蘇,蘇出外三年他娶,女宗說禮有七出,妒為第一,我豈敢犯,仍養婆盡禮,後上聞旌獎。

無行於妻子。失禮於舅姑。

待妻或刻薄寡恩,或褻狎無禮,待子或護短太甚,或打罵太嚴,都叫做無行。舅姑,是公婆。媳待公婆,猶如子待父母,時刻盡孝,便是合禮,若失了禮,忤逆媳婦,天道不容。○對面看來,善人齊家,要在立男女的家法,做男的教他待妻和且敬,待子嚴且慈。如漢時張湛,每日與妻子講禮,及古今善言善事,一家感化,後官至太傅。做女的教他待公婆和孝父母。章憲文妻董氏家極貧,早夜紡織養公婆,自吃鑊底焦飯,公喜酒,每夜百計具進,並備菜果,公婆病,竭力扶持,夜不合眼,辛苦廿年,人稱孝婦,後憲文中進士。○感應篇勸善戒惡,雖不說女人,然女人也在其內,蓋善是男女同該做的,福是男女同該修的。古來婦女為善說不盡,今略指幾箇,奉勸世間:有未嫁時為善的麻姑,父被逼築城,早夜不停,只許雞鳴暫息,姑愛卹他苦,假做雞鳴,眾雞都鳴,後便成仙。有既嫁為善的,二程夫子母侯夫人,賙濟親族,合藥施人,收養鄰里孤兒到長,仍還他父,待小奴婢如己子女,蘇東坡母程夫人,好讀書,明道理,常說積財倒要愚了子孫的,因賙親族,助嫁娶,施窮人,樂善不倦。陳幾亭夫人丁氏,盡捐田百畝,救濟孤窮,子孫累世昌盛。劉夫人見一囚犯,病倒門首,就變賣物品,代他贖罪,明日便產子名洵,後中會魁,孫科甲六人。又有與夫同為善的,袁了凡行善事一萬六千條,袁夫人每日助行幾件,後了凡中進士,子儼也進士。蘇翁與妻極愛惜飛走的物命,每日夫婦不吃飽,留飯與丐吃,後俱百歲。又有守節為善的,懷仁縣劉氏家富,聞縣官催錢糧要緊,貧民無完,獨捐銀十萬雨代完,子孫數世科甲。剡州陳氏,織手巾度日,減衣減食,救濟窮人,勉力不倦,遇仙姑,教織錦帕,家便當,二子一名醫,一登第。建州練夫人,夫章太傅亡後,有南唐二將來破城將屠,因與太傅有舊交,授旗插門首,記認勿殺,練夫人說,幸念舊好,求全此城,若不然,請先眾死,二將因不屠城,夫人生八子,俱大貴。看這幾條,便知女人為善,受福原與男人一樣,並可免產難,豫修來世做男身。今女人亦有日誦感應篇的,這是最好,然也要依了他做。至於小學,朱子做來並教女子的,節孝教子,都在其內,也要揀要緊的熟讀。凡家中有識字的,大要講明這段。

輕慢先靈。

祖宗父母既歿,他的陰靈常在,叫做先靈。輕慢,如殯殮無禮,居喪違制,祭享不虔,拜掃不勤,及賣墳山祭田、祠堂祭器、墳樹等都是,至停柩不葬,尤為大罪。這十句最是居家的惡。○對面看來,善人孝敬先靈,像在生一般,每事照文公家禮,葬務更要速辦。文昌帝君救世文說,每歲立臘,北帝統御隨處地方,陰兵神鬼,細查人家墳墓,如槨坍出,風吹骨殖,暴露屍骸,即察其承值子孫之滅天理,薄祖先之罪,暗使其漸漸貧乏,或子孫夭死,或孤寡久病,或火盜刑戮,絕嗣拋骨。

違逆上命。

上,是君父師長官長家主等類。命,是有話叫他。違逆,如不服差使,不依教訓等類。這句最是在下的惡。○對面看來,善人敬依上命,命或未當,百計求合,雖處萬難地位,總不見君父不是處,這箇忠孝本心,最關陰騭。

作為無益。

作為都是做。世間愚多智少,故做有益事少,做無益事多。如造大宅、收古玩、賽會、做戲、好賭、吃著、首飾、狗馬、器物窮工、結交有勢等類,朱子說,我見人把官錢胡用,實是痛心。○對面看來,善人知做事有益無益,便是禍福關頭,大要思量;思量的有益,莫如行方便。長春真人方便文說道:人生世間,方便第一,力到便行,錯過可惜。一平糶米,是第一大方便。一濟人疾病,大是方便。若能精虔修合許真君如意丹施人,方濟萬病,治疫尤速。次則諸般可施之藥皆好,又能印施良方亦佳。一夏月施湯水,冬月施老病衣服,存恤鰥寡孤獨,收養遺棄孩兒,死而無棺者,施之棺木,急難困乏者,隨宜救濟。一濟度幽冥,費小功大。一戒殺一切物命。一修橋補路,開井通渠,興利除害,勸善解惑,息爭止鬥,皆方便也。如前方便事,富貴者行之,及人既廣,受報必豐,福壽增崇,家有餘慶。原文尚多,今特節錄,又前賢說有文墨的,不著善書,反造淫辭,實是通天大罪。更有得了科第,志得意滿,賭錢吃酒,著棋看花,了過生世,便把蓋地彌天的力量,積福延慶的日子,都錯過了,真是明珠彈雀。故俗語說,人家出一喪元氣進士,不如出一積陰德平民。

懷挾外心。

懷挾,是暗藏在中。臣有外心,便欺君;子有外心,便欺親;妻有外心,便欺夫;兄弟朋友亦然。這心一起,眾惡都到,這二句最是做事處心不正的惡。○對面看來,善人持五倫,心裏倍加仁厚,恩義團結,一念無欺的。范文正,惟不欺二字,終身可依了做,是做善人的根本。

自咒咒他。

心裏怨恨,咒自己死,又咒別人死,或賭假咒欺人,歷看果報,都是速死的。○對面看來,善人欺侮,只得讓他怒罵,我只閉口,讓他張拳,我只袖手,便省了閒氣。我施有恩,不求他報,他來結怨,不與他較,便寬了懷抱。

偏憎偏愛。

憎,是厭恨。愛,是歡喜。人不明理,偏了愛憎,最有奇禍。至嫡母欺庶子,後母欺前子,女性陰毒,冤報不休,家道破壞了,這二句最是識量短淺的惡。○對面看來,善人平心待人,無私憎,無私愛,愛的也知他有差處,憎的也知他有好處,故在家無禍,處世也無禍。

越井越灶。

越,是跨。井有井神,灶有灶神,跨過極是褻潰。○對面看來,善人不窺井,不唾井,欄圈不坐,污物不入井,旁必掃淨,夏月祀井必虔。灶房必潔淨整齊,我家人足不踏灶門,不烘污物,溷廁必遠灶,朔望禮拜,夏日祀灶必虔,臘日祀灶必虔,俞公遇灶神明訓,只因虔潔。

跳食跳人。

跳,是跳過。食,是養命的。人是最貴的,跳過極是侮慢。類如坐米踏飯,及騎肩踞背,都罪過的,不可犯。○對面看來,善人惜穀敬人,如劉元真淘洗溝中棄飯來吃,便免大難。程子不喜坐轎,嫌其待人如馬。

損子墮胎。

既產叫子,未產叫胎。損,是溺殺等類。墮,是用藥打下,或奸淫,或妒忌,或因窮困,或怨女多,那知天律與故殺人命等罪,故犯此必受慘禍。世人不醒,極為悲痛。這三句,最是輕妄的惡。○對面看來,善人慈己的幼,並慈人的幼,如陳毅軒知諸暨縣,民多溺女,公設法勸止,並定上中下三等嫁法,俗因大化。子文莊天啟探花,凡刻戒溺女歌,施保產丸,助米炭銀錢,都是積德中事。至賣墮胎藥的人,尤勸他不要造孽,這是上天震怒的,何苦貪小利,墮地獄。

行多隱僻。

隱,是不光明。僻,是不正大。瞞心昧己,只向暗僻中,做貪利邪淫,損人等事,這句最是暗空虧心的惡。○對面看來,善人生平做事,件件可對人說的,就是積陰德,也不是故意揀人不見聞的事做。試看陰騭文註,竇氏一段,件件是陰德,卻是光明正大,都不是瞞人的,只消日日明照這樣善做,不求人知,常憂不足,便是陰德。

晦臘歌舞。朔旦號怒。

號,音豪。○晦,解在前。臘,有五、元旦、端午、七夕、十月朔、歲底,都是天神察人善惡的日。歌舞,如唱曲、唱盲詞、做戲等類。青陽祖師說:葉葉樂笙歌,日日醉花酒,快活若在先,煩惱必在後。朔,是初一。旦,是清晨。號,是怨恨聲。怒,是氣惱。○對面看來,善人逢晦臘,正功過結算時節,倍加清心靜氣,查察一番。逢朔旦,正功過發始時節,倍加虛心和氣,振新一番;歌舞號怒,平日且不犯,何況此日。

對北涕唾及溺。

唾,音拓。溺,即尿。○天上北方,是眾神所在,不可穢犯。鼻出的叫涕,口出的叫唾,小便叫溺。○對面看來,善人禮拜北斗,常為父母求壽,焚香禱告,每夜必虔。

對灶吟詠及哭。

吟詠,是歌唱。歌唱或哭泣,都是褻瀆灶神。○對面看來,善人戒家人在灶房,不得喜時歌唱,悲時啼哭,及咒罵叫喊;梳髮裹足,浴身便溺等觸犯。

又以灶火燒香。

灶火不可點香供神,恐不淨,便不虔了。○對面看來,善人每日清晨一炷香,務必內潔了心,外潔了身,檯桌清整,爐火乾淨,方敢禮拜天地神明。

穢柴作食。

用穢污的柴燒飯菜,一恐觸犯灶神,二恐觸犯過往神道,三恐祭神祭先都不享。○對面看來,善人家中作食,凡祭祀必豐,更要虔淨,凡自食必儉,也要潔淨。

夜起裸露。

素身露體,叫裸露。凡人家鬼神往來,日裏有,夜裏也有,裸體便觸犯了,婦女更該避忌。○對面看來,善人日裏必要正了衣冠,一坐一立,整齊嚴敬,庶不至心猿意馬。夜眠在床,雖要舒暢,也不敢挺身上向,若要起來,就是暑天,也要蔽體。

八節行刑。

四立、二分、二至,叫八節。這是諸神錄人罪過的日,不但不用重刑,並杖責也要避。○對面看來,善人做官,不專尚刑,要教化為先,奉陸稼書夫子做師範,熟看年譜文集,行出好事來,至當八節,更要寬卹。又如刻梁谿鄒迪光,勸戒圖說等書傳布,地方上唱盲詞小說等,須設法改唱忠孝利濟等果報。二事,也是省刑的助。

唾流星。指虹霓。輒指三光。久視日月。

虹,音洪。霓,音倪。○流星,是過宮躔度,不時流移。虹霓,是斗星餘氣,赤白色叫虹,青白色叫霓。日月星,叫三光。唾,是口唾。指,是手指。久視,是常對他看。都是褻瀆不敬。○對面看來,善人曉得人身在天裏,猶如魚在水裏,滿肚裏都是水。蓋離了地,便是天,起念做事,刻刻在天裏行,那敢不敬在天的物;就是天的精氣靈光,敬他便是敬天。凡穢觸三光,大忌溷廁等物,極該遮蔽。

春月燎獵。

燎,音聊,上聲。放火燒山,叫燎;打圍取獸,叫獵。射逐尚且不可,何況當發生胎孕時節,殺命無算,豈不違背了天道。○對面看來,善人體天地好生的德心,在救人,也要救物。呂祖師說:汝要延生且放生,此是循環真道理,總要極多便好。官長到春日,便該禁無賴養鷹犬,及漁用大網,農用諸活物,淹死壅田。

對北惡罵。

口業有四樣:妄言,綺語,利舌,惡口,到惡罵更凶了,至對北觸犯天神,愈加罪過。○對面看來,善人生平從無罵人的事,如富弼被人叫姓名惡罵,說道天下豈無同姓名的,不答他罵。夏元吉僕,污了上賜的朝服,說道不妨,污可洗;又壞了他寶硯,說道物都有壞日的,我豈愛他,二人後俱大位。況對北,便對天神。管甯不敢對北梳髮,恐其褻犯,何況毒口罵人。

無故殺龜打蛇。

龜蛇,應北方玄武的象,無有事故,去殺打他,必有陰禍、這十五句,參差說來,最是不誠不敬不仁的惡。○對面看來,善人立願戒殺放生,力行不倦,歷看報應,從放生得子,得壽,得功名,極有靈驗,龜蛇尤重。

如是等罪。司命隨其輕重。奪其紀算。算盡則死。死有餘責。乃殃及子孫。

如是等罪,是指上文,從非義而動,到殺龜打蛇,百數十句的罪,或背倫常,或無情義,或害人殺物,或尖刻澆薄,或使氣狂性,或狂妄愚行,或欺心利己,或好色貪財,或鄙吝奢華,或口過意惡,或陰謀使乖,或怠惰觸犯。太上已說盡人的罪惡了,今人心昏眼翳,犯了這種幾件,也不自覺著,更或自道便宜快暢,我是有本領的好漢,那知鬼神暗察,絲毫不漏。善人喜他撐持世界,福報千年不朽,惡人怒他破敗世界,禍報一朝斬絕,不是天殺他,他自殺的,不是天絕他子孫,他自絕的。篇首說許多鬼神,許多惡報,就為此等作惡人說,因詳在前,故此處只說死後的禍報。讀感應篇到此,那得不慄慄危懼,要打點做善人,急急逃脫了死關,走到生路上去。

又諸橫取人財者。乃計其妻子家口以當之。漸至死喪。若不死喪。則有水火盜賊。遺亡器物。疾病口舌諸事。以當妄取之值。

百惡業中,大半是爭財,故特提出來講。威勢逼取,叫做橫,如放債收租,交易過凶等類。值,是原數當值,是恰好原取的數。人的貧富,陰註陽受,吃虧些,天多方來補湊;橫取了,天多方來消算,或妻兒家口的死,或水災火難、盜搶賊偷、失落財物、病痛醫禱、官司口角等禍。橫裏來,橫裏去,錢財到底落空,只惹得一番殃禍,還醒不醒?。○對面看來,善人一生作善,大半在好施,也該提出來講。如□州推官楊旬,發願行十種善事,宜興吳頤山,依人勸行十種善事,都是放膽大做,所以有子的,少年狀元,五十無子的,連生兩貴子,後來鼎甲宰相不絕。人或積金有餘,些小作善,便要報子報壽報昌盛,萬萬不能,只因他慳吝未化,看財極重,又信心不深,恐放了去收不來,總不是為善根器。庶幾半積陰功,半作家,方能感召福來。楊旬頤山,凡因果書都仝載。

又枉殺人者。是易刀兵而相殺也。

百惡孽中,殺人的罪最大,故特提出來講。枉,是冤。兵,也是刀。易,是換。如為將不仁,貪官污吏,勢惡土豪,庸醫訟師等,殺害人性命,都是冤冤相報,只如換刀相殺一樣。又如我力可救他死,見死不救,實與殺人同罪。曾見松江有一村遭荒歲,獨一家有米百餘石,目見村中幾人餓死,竟不救濟,不及五年,身死,二子隨死,嗣便絕。凡硬心腸人,為富不仁,最是不要子孫的。○對面看來,善人生平,把救人做急務,也該提出來講。如韓魏公知益州,救活飢民一百九十餘萬,及撫河北,救活飢民七百餘萬,後拜相,子孫公侯宰相,昌盛無比。就是做士民的,或見或聞,有關係性命的事,必要盡力救他。或獨力,或共募,救得性命多,大造子孫的福。遇了荒年便可一人救千百人,一日行千百善。

取非義之財者。譬如漏脯救饑。鴆酒止渴。非不暫飽。死亦及之。

脯,音府。鴆,音忱。○再提出貪財的惡來講,人該切記,不可犯的。脯,是肉,被屋漏水浸了,便有毒。鴆是毒鳥,毛入酒裏,吃了就死。○對面看來,善人的好施,力行不倦,也該再提出來講。如韓樂吾家貧,歲荒,當物都盡,一日只餘米二升五合,聞友饑餓,便分半與他,後家漸富。孔姓農人,家貧行善,路有缺陷,必填平,工或浩繁,買酒肉邀鄰共做,後鋤地得金遂富。商輅的父,做嚴州衙役,積善好施,活人甚眾,並勸同衙守法,不可害人,後生輅,中三元。薛玠當宏治壬戌年會試,前一月夢父與祖父曾祖說道:陰間先要考我們的陰騭,方得你中,你該積德,以遺子孫,是科果中。歷看富貴人家,都從祖父積德中來,無奈膏梁的子孫,性情異樣,安樂場中,並無善書入目,善言入耳,那肯效法祖先,培植後來的元氣。故諺說:富貴草頭露,人生瓦上霜,正為不作善的富貴者,豫卜消息,今敬錄眾聖至言,苦勸一番。○元帝垂訓說:朱門多生餓殍,白屋每出公卿。又說:勸富家布施,廣行陰德,福及子子孫孫。○虛皇天尊聖願十戒說:不得貪求無厭,積財不散,當行節儉,惠恤貧窮。○文昌帝君化書說:人言陰德如何種,舉事先存為眾心,許氏賑飢將竭產,羅家閉糶不容針,積而能散天之道,富乃成貧鬼所侵,一死一榮端有謂,蒼蒼造化意何深,許羅實事詳化書註。○孫真人福壽論說:貧者多壽,富者多促。又說人若奉陰德而不欺者,禍不及也,壽不促也。○長春真人方便文說:石崇不享千年富,韓信空成一代謀。又說富貴權勢者,禍福及人甚易。力行好事,種種方便,功德莫大,福壽增崇。○魏元君勸世文說:福宜常自惜,勢宜常自恭,人間勢與福,有始多無終。○雷府辛天君警世法語說:積書遺後誰能讀,積財未必長能續,何如積德慶有餘,百世綿綿猶享福。○呂祖師醒世真經說:富貴之家,偶行不義,福消孽積,罰及後人。乞將八條寶訓,熟請百遍,引入感應篇福路上來。

夫心起於善。善雖未為。而吉神已隨之。或心起於惡。惡雖未為。而凶神已隨之。

夫音扶。○上文都就事上說善惡,此處歸結到心,見得心是善惡的源頭,禍福的機括,第一關該謹慎的。愚人不知天道,忘卻了鬼神,做事更忘卻了鬼神起念,豈知鬼神刻不離人,一念必記;善心感了,吉神便跟定他,望他善行圓滿,多方降福;惡心感了,凶神便跟定他,待他惡貫滿盈,多方降禍,並有一時念善,便能轉禍為福,一念惡,便能轉福為禍。所以人的心最要好,最怕差。前賢用二個瓶,起一善念,投一紅荳,不善便投黑荳,久久便純是善心了,這法極好。然存心要廣大,不要狹小,故善人要起一念,便要造萬世太平的福。如顏公茂猷陰德極多,不可筆記。著迪吉錄,把一心普度,兆世太平八字,分做八卷,要度盡萬世人,這是助天教化,不知化轉幾百萬人了,世稱陰騭進士。

其有曾行惡事。後自改悔。諸惡莫作。眾善奉行。久久必獲吉慶。所謂轉禍為福也。

這自開人一條自新的路,恐人自道做了惡事,行善或無益,故說一朝改悔,便是轉關。改,從事上變換;悔從事上醒悟。又恐人略做善事,便要得福,一不如意,又道行善無益,故說積久圓滿,方能獲福。諸惡眾善,包上文說:莫作,是刮磨淨盡。奉行,是積累功成。久之又久,自然福祿隨,神靈衛了。凡人要改過遷善,該熟看俞淨意灶神記,這是方法。諸惡莫作,眾善奉行,此八字,是一篇綱領。

故吉人語善。視善。行善。一日有三善。三年天必降之福。凶人語惡。視惡。行惡。一日有三惡。三年天必降之禍。

這說人的去惡從善,總歸到語、視、行三樣,切實下手做起。日裏愛惜光陰,時刻不停這三善,積到三年,善行圓滿,便可受福,總要終身如一日的。太上恐人信心不深,或起疑意,故兩下必字,見得報應,如影隨形的意。讀了文帝救劫章,乃知天神賞罰人的善惡,有記善簿、記惡簿。蓋因司命申奏,城隍申奏,過往神道申奏,巡查諸神,或百萬或千萬,早夕申奏,故善惡瞞不過天的。又觀音大士說:今日人心險薄,鬼神鑒察極嚴,善惡薄冊,一月一造,不等待後日來生,始有果報。看此便曉得必字的意了。今勸世人,把感應篇熟讀深思,每日間,將此篇逢人化導,不避嫌疑,最是語善。撥忙看此篇二三張,反覆辨味,最是視善。遺事依此篇做出善來,最是行善。三善,更把語善做第一,蓋誠心化人,一化十,十化百,善量愈廣。如蘇州某翁,家貧無業,遊貴人門,每日勸他做善事,子名從周,少年中式。甯波唐賡堯,在東昌府作幕,每勸主人存陰騭心,行造福事,子孫相繼登第。這兩種人語善,陰功尤大。

胡不勉而行之。

這是太上勸人勉力行善,總要人向善背惡,出禍關入福路,一片救世苦心,盡情發露,人那可不敬信奉行。文昌帝君說:勸世人,每日清晨誦持感應篇一遍,可以消愆滅罪。又說感應篇行之三年,萬罪消滅。行之四年,百福皆集。行之七年,子孫賢明,榮登科第。行之十年,壽命延長。行之十五年,萬事如意。行之二十年,子孫為卿相。行之三十年,注名仙籍。行之五十年天神恭敬,名列仙班。讀感應篇者務要盡心,盡力,把此作性命的事。

太上感應篇(原文)

🎯找相關: 古籍經典   善書      哲學

🔗望斗垣®

momo_sale